法治重庆-法制网

法治重庆-法制网

2019-04-15 00:37

  “黄鹤楼1916”,重庆扁盒黄色“天子”……这些原本标价一千五六百的香烟,几乎一夜之间骤降几百元,全部标价千元之下。

  记者获悉,重庆市烟草专卖局下令,自4月1日起,重庆市禁止明码标价或实际零售价格超过1000元/条的卷烟。率先发出禁令的重庆市万州区烟草专卖局表示,从4月1日起,该局将派出大量稽查人员对全区范围的卷烟销售网点进行拉网式清查。并且,该局也希望广大消费者不要购买零售价格超过1000元/条的卷烟。与此同时,烟草专卖局也希望广大市民积极举报销售1000元/条以上“天价烟”的违规行为。

  “天价香烟”限价令祭出,究竟重庆的各大超市的烟酒专柜执行的如何,以及这种限价令是否合理合法,《法制日报》记者近日专门做了采访调查。

  记者先后走访了重庆市永辉、新世纪、重百等各大超市的烟酒专柜,发现限价令出台之后,专柜里摆放的香烟价格每条都在1000元以下。

  最贵的熊猫、云烟、芙蓉王等十余个品牌的香烟单包价格都是99元,如果买一条还能优惠几十元。在这些烟酒专柜和正规的烟酒商店的柜台上,都贴着一张绿色的告示,上书“本店承诺不销售价格高于1000元/条的香烟”。

  重庆市人人乐超市的营业员张小姐告诉《法制日报》记者,限价令出台之后,大多数香烟的价格都进行了调整,以前卖100多一包的香烟现在都变成了99元。进货价格有所下调,最高价格也限制在100元以内。

  观音桥佳品烟酒店的老板吴先生说,“我们要按照政府指导价来销售,就是比以前要赚得少些。像南京九五至尊之类的烟,现在买是很划算的,以前都卖160元一包,价格也是最近调成99元。”

  不过,当记者在黄泥磅附近的龙凤呈祥烟草店询问是否有100元以上香烟销售的时候,店主从小店的隔间里拿出了“黄鹤楼1916”和某款黄色“天子”,称其都是卖160一包。

  “我们也是要避避风头的。”店主告诉记者,因为最近烟草局出了新规定不能卖超过100元一包的烟,还有可能会来检查。所以价格高的烟都没有摆在柜台上销售,如果有顾客问到再拿出来卖。

  铜梁县家佳超市的老板刘先生告诉记者,一般来说中低端烟是由零售商根据市场自己定价,但是高端烟都要遵守烟草专卖局定的政府指导价。比如之前零售150元一包的天子进价在110元左右,现在都是进价七八十元每包,售价为99元。

  “但是我们发现以前许多价格超过100元的香烟品种的条码已经被注销无法购买了。”刘先生说,“我们现在七八十元买的烟虽然也是同样的牌子,但是条码不同,完全是个新品种。”刘先生说,作为零售商,他们也不清楚这两种香烟的配方、种类、口感、工艺等等有没有实质性的差异。“到底是质量没变价格降低,还是质量其实变差了?我们也不知道。”

  刘先生说,他们一般都是在一个叫做“新商盟”的网站上订货。登陆该网站必须输入烟草经营许可证号作为用户名,再加上专属的密码,方可订货。而且每个地区的零售商只能在一周内的某两天登陆该网站订货,错过了时间即使登陆也无法完成订货。

  记者在网上搜索了该网站,发现如果不登录几乎看不到任何信息。刘先生说,现在该网站上销售的香烟基本上都是低于1000元一条的,只有少数的雪茄售价超过了该价格。

  对于重庆市烟草专卖局出台限价令出于何种目的和背景,《法制日报》记者专门致电重庆市烟草专卖局办公室。

  办公室有关负责人在电话中以该限价举措是“响应国家烟草专卖局的政策号召”“此限价举措没有强制执行力”理由等婉言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

  烟草专卖局作为我国烟草行业及销售的行政管理部门,此项限价令举措是否合理合法?记者专访了法学专家。

  西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郝川认为,重庆烟草专卖局公布的限价规定在行政法上应当被视为抽象行政行为的一种——行政规定。判断该行政规定是否具有法律效力,要看行政机关制定的行政规定有没有法律、行政法规和行政规章上的直接依据。

  他说,根据我国2009年烟草专卖法的规定,省级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经国务院烟草主管部门授权可以制定卷烟的非代表性品、雪茄烟和烟丝的价格,限价也是价格制定的一种。但是重庆市的限价令没有区分代表卷烟和非代表卷烟,有越权之嫌。

  而重庆大学法学院老师、法学博士吴如巧却持相反意见。他认为,重庆烟草专卖局的这一规定在重庆市烟草系统内具有强制执行力。从法律角度而言,这一规定属强制性调控行为,是属于具体行政行为中的行政命令。

  吴如巧说,在2010年8月,在一份名为《国家烟草专卖局关于加强对高价位卷烟生产经营和价格管理的意见》的文件中,国家烟草专卖局就已经明确要求:所有卷烟品牌规格的零售指导价均不得超过1000元/200支。因此,重庆烟草局出台限烟规定的行为,实际上是对国家烟草局文件的落实,并不是超职权行为。

  当记者询问到重庆的限价令是否可以认定为限制了商品的流通时,吴如巧认为这一规定的出台肯定会产生限制商品流通的负面效果。另外,这一做法可能还会给公众留下公权力干扰社会经济秩序的不良印象。

  郝川也支持上述观点。他说,“事实上,一方面限制销售后,重庆市大量出现的999元香烟证明,证明其限价不过形式上达到了限制的目的,999与1000又相差多少呢?不但达不到控制烟草价格的目的,反而会对经济的发展起到一定的限制能为,阻碍了经济自由发展的能动性。”郝川说。

  “另一方面,重庆买不到,消费者自然转战到其他地方买,跨区域购买高价烟会成常态,而且反而会炒高高价烟的身价,使其成为了稀缺物,精准二码免费公开二肖二码中特正如周久耕倒了,天价烟却火了,不但没有促进反腐,反而刺激了腐败多元化的发展,为腐败的官员提供了更多的腐败思维和应对措施。”

  众多网友认为,烟草成为暴利行业,“天价烟”的频现从而也衍生了公款消费、行贿受贿等灰色地带。但说到“天价烟”的限价,很多人也会把它和遏制烟草价格飞涨、预防社会腐败等目的联系起来。

  郝川表示,虽然“买的人不抽,抽的人不买”,但富人终究难以支撑起整个消费市场。他认为,这里面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贵”,这“贵”多是权力所致。正是权力所需,才给予了天价烟如此广阔的市场。

  吴如巧也认为,此项举措短时间内可以起到遏制烟草价格飞涨这一现象的作用,但从长远来看,不能对其报以期望。因为在市场经济中,烟草等商品的价格最终还是应由市场加以调控,而不能靠行政行为加以控制。就预防腐败而言,这一举措只能治标而不能治本。因为从根本上讲,腐败和公款消费之所以存在,是因为相应的制度在防止这些问题上的薄弱与无力。如果不从制度上着手解决,“禁售”将只会是徒劳无功。

  然而从网上的调查显示,80%的网友都对烟草局的限价令表示支持。郝川对此指出,老百姓之所以支持,大多是出于对权力的痛恨,但从长远来看是不利于良好氛围的形成的。对这种隔靴搔扰的做法解决的只是一时之快。

  “为达如此微小甚微的效果,以破坏法治为代价,实为不值。加之,限售天价烟,可以再现天价酒,限售天价酒,可以再现天价的其他物。任何的限价行为不仅伤不了‘腐败’的元气,还会滋生新的‘腐败’,可以说是‘反腐败’刺激了‘腐败’。”

  吴如巧认为,重庆烟草局的此次举措之所以受到众多网友的关注和支持,是和最近公众持续对“三公消费”的关注分不开的,回应了人们对公款消费行为的关切。

  他认为,要控制公款高消费,除了加强教育引导、出台相关制度等外,更需要完善监督机制、加强惩处、注重预防、加大三公公布、完善政府采购、改革财政预算、改革公款消费等,并且把坚决遏制公款高消费开支、乱开支、违规开支等的红线拉紧。对于胆敢以身试法、触犯红线的人和事,要严格按照党纪国法处理到位,绝不姑息迁就,形成高压态势,从根本上遏制和解决好公款高消费以及由此引发的一些列问题,以实际成效取信于民。

  对于天价香烟,究竟该向左走还是向右走?郝川告诉记者,腐败的发生是促进烟草价格上涨的关键因素之一。要想达到遏制烟草价格上涨的目的,单单依靠市场调控是不行的,关键是从根本上遏制腐败。要做好防腐工作,首先要应对权利的合理配置,真正赋予公民监督的权利,让公民的监督权力不被“腐败”所吞噬,将权力行使公开化,透明化,遏制官员们为一己私利而滥用权力。其次要明文加大防腐的惩处力度,避免粗枝大叶的立法,对行贿标的有明确界定,让受贿者没有“空子”可钻。最后,还应当加大对官员反腐败思想工作的力度,使之愿意接受社会监督。

  吴如巧则建议:一是广泛宣传吸烟的危害,让公众形成“吸烟有害健康”的共识;二是命令禁止在公共场所吸烟,并严格执行;三是国家在今后可考虑出台《限制吸烟法》,从立法层面体现对烟草行业的控制。四是禁止烟草行业的广告宣传,降低其在公众间的影响力;五是减少或控制对烟草技术的资金和技术投入。